添加内容1
添加内容2

[柯唐]Stranger

Summary:

简介:现世paro,一辆破车

罗西微微侧过头,用眼角的余光去看这个男人。
他是十分钟之前搭上他的车的。这个细瘦高挑的男人像竹竿子一样竖在路边,身后是一辆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科迈罗,拉到旧货市场都卖不出去那种。他心灰意懒的竖着拇指,似乎完全没指望能搭上车——毕竟本州以治安不佳著称,没有人愿意冒着被抢劫的风险搭载一个高大的男人。
罗西鬼使神差的停下来了,他的身体横过副驾座,探出头去看烈日下那张被晒得苍白的脸孔,“去哪儿?”

“您可真是个好人。”陌生人喝着他的水,脱下靴子往窗外倒砂石,“再站上一个小时我可能就脱水而死了。”他的肢体动作很大,笑容浮夸而又不真诚,翘起的一边嘴角让他看起来像是在狞笑。罗西把目光收回来,投射在苍茫炎热的道路上。热气从地面氤氲出来,他听到小石子被车胎蹦飞的脆响。
他很漂亮。
罗西大脑空白的想着,如果他不伸出援手,这个可怜人不知会困到什么时候去。他感觉自己那稀薄的良心讥笑了一下:得了吧,等他掏出枪威胁你滚下车的时候,你就会感到后悔了。
闭嘴吧。
罗西暗骂了一声,陌生人仍在喋喋不休的谈论着这次悲剧,他的车如何避让冲上马路的动物,如何撞到路边的石块,他的手机如何飞出车窗惨死当场,而他又是如何在烈日炎炎下等待了几个小时。
“你可以叫我joker。”陌生人露出一副完美的白牙,他被风沙洗礼的金发胡乱翘着,亮的扎眼。饱受阳光摧残的皮肤开始不自然的泛红,鼻梁上散布着几颗小雀斑,冲淡了红色眼睛带来的压迫感。
他可能是个模特。
“我该怎么称呼你,先生?”
“罗西。”
风沙卷过吉普车的车身,把车子换上了一身土色涂装。枯燥的公路风景原本已经令他感到困倦了,但罗西此刻却感到了不安的口干舌燥。
“罗西…”陌生人停顿了一下,把这个词在舌头上滚了一圈,侧头看了看开车的男人。他并不相信这位好先生是纯粹的出于“好心”,已经有货车司机停下来过了,但他们提出了搭车的路费——口交。或者他会遇到更糟的。这里荒芜到远离法律,他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冒险。而罗西,他至少看起来是个文明人,而且他不能再冒险等下一辆车了,太阳已经快沉到地平线,夜晚的沙漠会冻掉他的脚趾。
“真是巧合,我曾经有个弟弟,也叫罗西。”
“曾经?”
Joker的声音不带感情,“我们很小就分开啦,如果他还活着的话,也许和你差不多大吧。”
罗西无动于衷的开着车,他听过太多故事,这并不是能触动他的那一个。Joker把玩着电台,跳过时政新闻和有奖竞猜,音响里传出一首老歌。他跟着哼唱起来,声音有点沙哑,西落的夕阳把红光散在他金子一样的头发上,罗西放松下来。
他喜欢美的东西,这一幕就很美。

他睡着了。
当然,在漫长的炎热和等待后,疲倦是正常的。但坐在陌生人的车上,在一个飞鸟都不会经过的地方,简直蠢得令人心惊。
罗西很难不去想这件事。这几乎满足了一切艳遇的条件:一辆宽敞的车,毫无防备的美人,无人的地点。简直就是pron里面打造出来的完美环境,现在他要做的只是别去当该死的正人君子。他本来就不是,在载joker上车的那一刻罗西就在期待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能让他从千篇一律的生活中解脱出来的东西。
得益于他那道德楷模一般的养父,罗西甚至没有经历过叛逆期。他的一生,除开被领养前的漂泊以外,一帆风顺到令人艳羡。Joker粗重的呼吸声传过来,他可能在做一个噩梦,或者因为椅子不够舒适而眉头紧皱,骤降的温度让他的双臂不自觉的环抱住。罗西打开了车灯,在昏暗的光线里明目张胆的看向了他,如刀刻一般锋利的下颌骨、颤抖的浅金色的睫毛,薄而殷红的嘴唇给他苍白的脸添了一抹颜色。

几十分钟后joker就醒了。
很快他发现了身上盖着的外套,他眨了眨眼睛,确认自己身在何处,衣服从肩膀滑到膝盖上。他发出了一声真诚的感谢,毫不吝啬的赞美了罗西的好心。
“再开几十英里就有汽车旅馆。”罗西心不在焉,一成不变的夜色让他思维麻木了,如果joker不醒过来,他可能也会停在路边睡上一会。
“如果你累的话我可以开一会车,毕竟——”joker伸了下懒腰,感觉自己的屁股变麻了,“我没有付车钱。”
“不需要,你可是把车开到沟里了。”
罗西讲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,但还是轻易的逗笑了joker。他们都清醒了,对比沉默的罗西,joker堪称一朵交际花,罗西知道了他有自己的生意,这次穿越沙漠就是为了处理这方面的问题,只是问题还没有解决,他就遇上了新问题。
他似乎有一点表演欲,语气和动作都是浮夸的,像面对镜头一样做作。罗西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健谈的一个人,在对方的指引下透露了许多,也许太多了,不是对一个陌生人应说的话。
“你有一辆好车。”
Joker摸了摸车饰,即使不看标牌也能看出这车价格不菲。车子里有股甜腻的香味,是檀香和玫瑰的结合体。罗西看起来像个有钱人家的公子,但从joker接触的大多数贵公子而言,他已经礼貌的出人意料了。
罗西哼了一声算是回答,而joker转头看了后座,露出假笑一般的表情,“月黑风高荒郊野岭,你不怕我是个坏人吗?”
“我好怕。”罗西皮笑肉不笑的回应了他,“在上陌生人的车之前——你想过最坏的结局吗?”
“想过。”joker的笑扩大了,“所以我选了最帅的那个,好让自己不显得那么悲惨。”
“我可能会掏空你的钱包然后强奸你。”
“里面还剩25美分,甜心。”
“那就只剩强奸了,操完把你扔在路边等死。”
“太悲惨了,也许我能用舌头让你回心转意。”joker的手臂抱住了椅背,他现在完全转向罗西了,带笑的眼睛中毫不掩饰着欲望。
罗西开始变硬了,他的思维从马路上跳出来,一些旖旎的,虚幻的东西盘旋着飘下来,和joker的手一起落在他肩膀上。
“嘴上功夫可未必会让坏人心软。”
越野车的车速减慢了,直至完全停在了路边的沙砾上。Joker的身体已经倾倒在罗西腿间,他的鼻尖顶着罗西胯下的一大包,用牙齿拉开了裤链。
浓烈的男性气味包裹住他,joker隔着内裤舔湿了罗西的老二,他喜欢这个英俊多金的年轻人,不介意在路上让他爽一下,何况他并不喜欢欠别人的。
等罗西的阴茎完全落到joker手里的时候,罗西不得不承认他的嘴确实能让人回心转意。他的舌头一边吸吮着一边裹住头部,重重的擦过沟回,把顶端挤压进滚烫的喉咙;手指掐着根部,抚摸他鼓胀的阴囊,让罗西发出了一声喑哑的呻吟。
Joker直起身子,下巴上都是淋漓的口水。他在狭窄的座位上脱掉了外套和裤子,随意的扔在脚下,“该死,我没有带润滑剂。”他把赤裸的双腿架起来,舔湿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,“你得等一会了,坏人。”
从这个角度罗西能看到他笔直的阴茎,顶端滴落着透明的粘液。他只靠给别人口交就湿了,罗西想着,感觉自己像个傻子,握着硬的发痛的老二看对方操自己。
这一切像是在做梦。
在夜晚的沙漠,周围只有虫鸣和星光。认识了不到三个小时的男人坐在副驾驶上,架着腿用手指自慰,而再过一会他就要去操他,操一个陌生人。他甚至不能保证这是安全的。
这感觉太不真实了。罗西能听到joker用手指操自己的水声,两根手指消失于他股间的蜜穴里,他找到了某个点,用力的按压着它,因为快乐而抽气,不断的分剪着手指扩开自己。
“够了。”罗西拉住了他的手,“你弄得我快爆炸了。”
他把joker拖出来,打开后座的门。越野车足够大,Joker跪在后座上,他的股间一片濡湿,被手指操过的洞泛着红色,因为开拓而略微张开着,空虚感让他撅着屁股,急不可耐的往后寻求那双能握住他的手。
“嘿等等….你有安全套吗?”罗西的阴茎已经贴住了他,粗大的蘑菇头顶着那个张开的洞口,“没有。”
罗西握住阴茎磨蹭了两下,把它弄得更湿,“放心吧,我很干净。”
Joker低声骂了一句,但他很快就说不出话来了。罗西大的要命,而且粗鲁的让他感到了疼痛。半根阴茎推进了他的身体,比手指粗的多,让joker的眼泪迅速溢出来,“该死,你能不能….”
剩下的半句话卡在了喉咙里,因为罗西抽了出去,他在手心吐了唾沫,胡乱擦在老二上,重新挺进了joker的身体。这回顺畅多了,他按着男人的腰,用折辱的姿势一插到底,温暖的甬道裹紧了他,像海水淹没了他。
Joker喘息着把额头贴在座椅上,鼻子里全是皮革的味道,这个姿势让他头晕目眩。疼痛过后被填满的快感涌上来,他能感觉到罗西推进时狠狠的撞上他的屁股。车子里很快充满了肉体的味道,盖过了皮革,盖过了甜腻的车载香水,他神志不清的呻吟着,在每一次被操到前列腺的时候发出尖叫,透明拉丝的体液从阴茎渗出滴落在皮革上。
罗西用力的握着他,在他苍白的屁股上留下了指印。这感觉很不一样,超越常识太多,他不需要去做世俗造就的那个人,他内心深处的恶劣和粗暴盖过了文明的枷锁,毫无保留的映照在对方身上。Joker开始哭了,他浑身颤抖着射出来,精液飚洒在身下,在皮革上汇成乳白色的一滩。但罗西并不打算就此结束,括约肌收缩着箍紧了他,像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着,他放开了对joker的桎梏,但没有等对方瘫软下去,他抓住他的肩膀翻了过来。
现在他能看到那张漂亮的脸了,黑暗中joker红色的眼睛有说不出的妖艳,他抓住前座的椅背,敏感的身体颤抖着,在罗西再次操进去的时候夹住了他的腰。
“太多了,太多了,罗西….天呐….”
回应他的只有一个要命的深入,罗西的卵蛋重重拍在他屁股上,挤出joker又一滴眼泪。他被过多的快感弄得哭叫起来,高潮过的肉穴泥泞不堪,在对方又深又快的耸动中被操出阵阵水声。
在罗西射精前,joker又高潮了两次。他敏感过度的身体变成一种瑰丽的粉红,精液混着透明的前列腺液毫无力量的从马眼流出来,把他下身打湿的一塌糊涂,看起来简直像是失禁了。罗西把他瘫软的身体抱起在后座放好,走到路边点了一根烟。joker可能昏过去了,罗西围着车头走了一圈,感觉心里那股邪火被压抑了下去。他回到驾驶室,捡起男人随手扔在座椅下的皮衣,驾照从衣服口袋里掉了出来。
在灯光下罗西看清了上面的名字。

“嘿…给我拿一点纸巾。”
Joker从短暂的昏睡中醒过来时,被全身的酸痛和粘腻袭击了。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上,他听到小石子被轮胎崩飞的声音。
罗西把纸巾盒递了过去,对着后视镜露出一个笑脸。

Fin

赞(7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Cloud69 » [柯唐]Stranger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