添加内容1
添加内容2

[唐柯唐]快乐骨科双O文

Summary:

罗西会讲话
单纯的放飞自我
OOC
毫无逻辑的兄弟互搞请注意避雷谢谢!

“…够了,住手。”多弗朗明哥努力推着他弟弟的脑袋,他的手指插在罗西南迪柔软的金发里,说不出这个动作是邀请还是抗拒,“呋呋呋…不要舔了…”
罗西抬起头,他的嘴角还挂着哥哥的精液,那是上一次多弗高潮时他没来得及咽下去而溅在脸颊上的。“多弗。”他言简意赅的按住了想起身的兄长,“我还想要。”
多弗朗明哥当然知道弟弟“想要”的是什么,他的弟弟是个怪胎。
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多余的声音,风似乎都不愿意进来,浑浊沉重的空气像一条停滞的河流。多弗的鼻子里只能闻到他和弟弟交缠在一起的味道——烟草味、有一些硫磺,以及苹果香气。这让人点头晕目眩。omega的味道太浓了,如果现在有alpha进入这个房间,就会像得到一个大号的惊喜炸弹,两个发情的O在这里相互抚慰着,吮吸着彼此,性爱的味道和O的信息素混在一起,能让每一个性功能在线的alpha硬成铁棍。
“你吃掉太多了…按我的量你都该喝饱了。”
多弗想避开罗西的嘴,但他的弟弟就是不屈不挠的想去舔他的老二,多弗甚至不知道罗西这个爱吃精液的怪癖的哪里学来的。毕竟他们曾经分开许多年,多到多弗完全错过了弟弟的青春期性教育。
“多弗的很好吃。”
罗西话不多,他的脸颊绯红着,鲜红的嘴唇微张,口红蹭的到处都是。多弗拉起床单一角擦了擦弟弟的脸。他可爱的弟弟有一双温柔的漂亮的红色眼睛,特别是在这种时候,茫然而又充满爱欲的盯着哥哥,手里还握着他巨大的性器,像个纯洁无辜的婊子。
“好吃也不行,你胃口这么大我要被你榨干了!”
他想站起来离开这里,他们玩了好几个小时,他射了几次?三次或者四次,记不清了。但是他的大腿被罗西紧紧的握着,而罗西的嘴又一次落在了他的阴茎上。柔软的火热的嘴唇套弄着他,舌头刮过敏感的柱身,灵活的舔弄着铃口。
如果让他知道是哪个畜生把他弟弟教成这样,多弗朗明哥愤恨的想着,他一定会把他抽筋拔骨,剐成一千片。
他的精囊已经空空如也,但身体依旧被欲望燃烧着——没有办法,O需要alpha激素来中和自己的信息素才能冷静下来。多弗放弃了把弟弟的脑袋挪开的想法,自暴自弃的想着赶紧射完这一次,就去拿药箱给两个人都来一针,度过这操蛋的发情期。
“多弗。”
罗西嘴里含着老二开口了。这真的很不容易,多弗大的塞满了他的喉咙,他只能含糊的叫唤了一声,低沉沙哑的嗓音让多弗的老二抽动了一下。
然后他漂亮的、温柔的小弟就摸上他的阴囊,长而有力的手指滑进了他湿透的股间。多弗渗出的爱液已经沾湿了一小片床单,罗西的手指很容易就滑进了那片湿热宝地。多弗呻吟了一声,罗西的手指很长,因为常年握枪而粗糙长茧,两根手指在丝滑体液的帮助下快速的进出着他,让多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烧,空虚感和快感齐头并进,让他的脚趾兴奋的紧绷起来。
“往下面一点..对…呋呋呋,就在这儿…….”
多弗的声音在发抖,罗西的手指不断的戳着他的前列腺,几乎让他爽的眼前冒白星,再加上罗西的嘴——然后多弗又走神了。他又想起弟弟的怪癖,但只要罗西不说,他就不能从他嘴里撬出点什么。究竟是谁把他弟弟训练成这个鸟样,对多弗来说真是千古之谜。
“唔…多弗…”
罗西哼哼了一声,吐出了哥哥的阴茎。他的脸上全是欲望带来的迷茫,下巴上都是自己的口水,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着光。
他真的太漂亮了,多弗想着,此刻他漂亮的弟弟看起来像个淫荡的天使。多弗抬起一只脚架在床沿上,让弟弟的手能能更好的服务自己。罗西的手指分剪着,挤压着、玩弄着哥哥脆弱的甬道,把爱液挤出来弄得到处都是。多弗很想低头去吻他柔软的金发。
“多弗。”
罗西呻吟着,好像他来来去去只会撒娇一般的喊着哥哥的名字。他的脸枕在多弗的大腿上,炙热的气息喷在哥哥粗壮的阴茎上面。他看了这可爱的画面一会,闭上了眼睛,另一只手伸到了自己腿间。他一直硬着,老二笔直的对着前方,垂泪的顶端不断渗出透明的粘液。罗西径直绕过了它,手指摸了摸自己腿间,他的润滑液已经湿透了自己,沿着大腿流下去,这让人觉得有点痒。罗西摸到了一手黏糊的湿意,随意蹭了两下,就精准的把手指操进自己的后穴。
他就用这种一手干着哥哥一手干着自己的奇怪姿势待了一会,直到多弗把手插进罗西腋下,把他的大个子弟弟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。
“罗西,宝贝,家人之间是可以互相帮助的。”
多弗吃吃的笑着,抬头与弟弟接吻。他的舌头很长,是薄薄的一片,滑进罗西嘴里的时候让罗西觉得像是一条温暖的小蛇。罗西哼唧着抓紧了哥哥的肩膀,在哥哥舔过他的上颚时头晕目眩。他握着多弗巨大的怪物阴茎,跪坐在他身上让后穴慢慢的吃进去。
多弗的太大了,就算是A也少有这么大的尺寸。罗西的眼眶里都是泪,一半是欲求不满憋的,一半是因为多弗尺寸太大吃痛。多弗抱着弟弟的腰,让他自己掌握进度,在罗西不敢再往下的时候压着他的肩膀把弟弟按下去。
“不,多弗,太深了..”罗西的眼泪扑簌扑簌的掉下来,金色的睫毛上挑着泪珠,不堪重负似的滴落到多弗脸上。他的肚子里仿佛竖着烧红的铁棍,那么烫,深深的填满了他。太大了,罗西想着,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摆动起来,上上下下的操着多弗的阴茎。
多弗托着弟弟的腰,耐心的帮他挪动着。罗西的身体紧致滚烫,娇弱的肉壁迫不及待的围上来拥抱他的阴茎,蠕动着想吃的更深。罗西的哭泣逐渐停止了,他习惯了这样的深度,抱着哥哥的脖子放松的抽插着。他喜欢阴茎,喜欢它们在他身体里跳动的感觉。他喜欢被填满,被精液灌溉。罗西哼唧了一声,一颗豆大的泪珠又滚落下来,多弗的老二擦过他的敏感点,让他的大脑快要死机。
多弗抱着弟弟翻身,把他压在身下继续挺进。这个角度他能更好的看着罗西哭泣的表情,泪珠在黑暗中闪着动人的光泽,多弗简直觉得自己爱的快要失智了。
他太可爱了。
他笨拙的、温柔的、善良的弟弟。如果他一直这样孱弱的靠在自己身上就好了。
多弗胡乱的想着,低头去吻罗西大张的嘴唇。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和灵魂,很快罗西就被操射了,他确定自己在高潮时见到了一片白光,然后就是感官被无限放大,哥哥的性器推进的每一寸都铭刻于心。他的后穴收缩着,挤压着多弗,很快就让多弗缴械投降,稀薄的精液灌溉进罗西身体深处。
如果是alpha的话,这一发就会让罗西怀上吧。
多弗轻飘飘的想着,可是没有那种可能,他们兄弟都是百分百不掺水的omega。多弗并不讨厌这个性别,甚至庆幸自己不是一个A。A都是那种不长脑子全凭本能办事的蠢货,而O只需要的只是一针中和剂。
他的阴茎从罗西体内滑出来,未吸收的精液也滴滴答答的从罗西股间流出,和淫水一起浸透了多弗的床单。
“…”
“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罗西南迪。”多弗推开了弟弟的脑袋,“早上九点就要开会,你能不能让我睡上两个小时?”
很明显罗西不让。
他只射过一次而已,依旧精神勃发的盯着多弗,亮晶晶的眼睛让多弗感觉弟弟像一只很乖的puppy。这一点上他们是一脉相承的:旺盛的有点烦人的性欲。多弗忍着不去看他,但罗西已经黏上来了,大手分开了哥哥的腿。
随他吧。在罗西的老二顶着他的后穴时多弗自暴自弃的想着,看来这次只能等罗西疯完了再给他打针。他们确实很久没在发情期这样放肆的玩耍过了,多弗不喜欢一边操人的时候一边还疯狂的漏着爱液。
他们并不是不能找到合适的A。或者说只要多弗动一动手指头,觊觎他们兄弟的A能从门口排到北海去,不管是单纯的躯体渴望还是想借机上位。但冒着被标记的危险去跟不信任的人性交?这不是堂吉诃德兄弟的选择。
罗西的阴茎很大,和他的不相上下,这让进入变得艰难疼痛。多弗吸着气抓住了枕头,他不拘言笑的弟弟沉默的开拓着他,没有表情的脸上有汗水混合油彩滴落。多弗并不喜欢被操的感觉,即使omega的本能需要他被操,但他还是更喜欢去征服别人,而且他也是这么去干的。
但对方是罗西的话,这样也很好。
罗西抱着他,老二在哥哥湿滑的洞里进进出出。他喜欢这样,跟他的兄弟亲密无间的靠着,混合彼此的体液和汗水,把零距离变成负距离。只有哥哥才会无止境的满足他,也只有哥哥会毫无嫌隙的爱他,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。
多弗兴奋的弓起了背,他的腿被弟弟掰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,他被打的那么开,甚至怀疑自己会被亲弟弟掰断骨头。但这样很好,罗西完美的塞满了他,每一次擦过前列腺的时候,他纵欲过度的、没法再保持硬度的老二都会颤抖着滴出几滴稀薄的精液。多弗甚至自己要高潮到晕过去了,每一秒他都好像在惊涛骇浪里被抛投,或者像在刀尖起舞。他不知疲倦的弟弟顶了他成千上万次,甚至让他的肉洞都感到麻木。终于,在罗西一阵停顿的颤抖中,多弗感觉到大股的体液飙射进了体内,然后罗西就放松下来,心跳剧烈的趴在了他身上。
“罗西?”
没有回应,他弟弟已经全然放松的睡着了。

fin

赞(7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Cloud69 » [唐柯唐]快乐骨科双O文
分享到: 更多 (0)